海南飞鱼彩票开奖

您的位置:首頁 >新聞 > 觀察 >

開心麻花融資計劃終止 擬從新三板摘牌 將再戰A股?

2019-04-08 15:31:03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近日,開心麻花這家明星公司的資本之路再生變數。3月29日,開心麻花發布公告,為進一步配合公司發展戰略規劃需要,提高經營決策效率,降低公司運營成本,打算向新三板申請終止掛牌。

3年前,借著當年票房第五的《夏洛特煩惱》的喜氣,開心麻花掛牌新三板,是新三板的明星公司,掛牌一年半后,開心麻花就宣布沖刺A股。到2016年,開心麻花定增時估值由2013年的3億元飆升至50億元,券商和私募基金競相涌入。

彼時,誰也料想不到,開心麻花IPO之路一波多折。直至去年3月,恢復IPO審查不足半年的開心麻花第二次撤回IPO申請。而在大約半年后,即2018年10月,從2013年就入股為第二大股東的“中國文化產業投資基金(有限合伙)”(以下簡稱中國文化產業投資基金)打算掛牌清空開心麻花所有的股份。以6.12億元的轉讓底價計算,開心麻花的估值在兩年半時間只增長了4億元。《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曾試圖就融資等問題聯系開心麻花,對方婉拒了采訪。

●融資計劃終止

《每日經濟新聞》曾經報道過,在去年10月,開心麻花的第二大股東——國企資本中國文化產業投資基金掛牌轉讓其所持有的開心麻花11.33%股權,掛牌轉讓底價為6.12億元。也是從去年10月22日起,開心麻花開始停止轉讓股票。

轉讓開心麻花股權的中國文化產業投資基金頗有來頭,其由中央財政部注資引導,也是曾經助力開心麻花的關鍵資本。

2013年,中國文化產業投資基金曾通過增資和受讓股份的方式,以大約1551萬元的代價獲取了開心麻花15%的股權。5年后這筆基金退出時,即使以轉讓底價6.12億元計算,中國文化產業投資基金也大約凈賺6億元。

當時,曾有業內人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分析稱,中國文化產業投資基金是以PE形式作為財務投資者,助推IPO,但現在影視公司沖刺資本市場的前景充滿不確定性,中國文化產業投資基金在這個時間點上選擇退出,也在情理之中。

不過,在停牌6個月后,2019年4月1日晚間,開心麻花發布公告稱,因為未能達成一致意見,也未簽署相關協議,公司終止籌劃下一輪融資,將會在于4月2日在新三板復牌。

對于接下來的融資計劃等問題,記者曾試圖聯系開心麻花,但對方婉拒了采訪。

“現在新三板已經不是很好再融到錢了。”太平洋證券傳媒分析師倪爽表示,“對于開心麻花來說,無論短期內有沒有確定的融資方,摘牌有利于開心麻花更靈活地選擇后續的融資或發展方案。”

●再戰A股不容易?

雖然之前也曾亮相央視春晚,但在很多人眼中,開心麻花的大爆發始于2015年國慶檔上映的影片《夏洛特煩惱》。

開心麻花2015年年報顯示,《夏洛特煩惱》票房高達14億元,給公司帶來合計收入約1.92億元,占主營收的一半,而2014年公司全年收入不過1.5億元。

借著《夏洛特煩惱》的喜氣,開心麻花在2015年年底掛牌新三板,并將注冊資本擴大十倍,成為“中國話劇第一股”,估值較掛牌前飆升十多倍,是新三板的“明星公司”。掛牌一年半后,即2017年1月,開心麻花宣布沖刺A股。

在沖擊IPO前夜的2016年2月,開心麻花曾以106元每股的價格向11名投資者發行了大約284萬股(占總股本的6%),包括知名投資人林利軍的上海盛歌等私募基金以及東方證券等券商。

以大約3億元的募資總額計算,開心麻花此時的估值大約在50億元。相比2013年中國文化產業投資基金投資開心麻花時的3億估值,在短短3年時間,估值增長了大約15倍。

2015年到2017年不僅是開心麻花的資本高光時刻,也是影視大環境行情看漲的時刻。在《夏洛特煩惱》后,開心麻花又推出了《驢得水》《羞羞的鐵拳》,口碑和票房均成績斐然。

不過,開心麻花IPO之路一波多折,宣布擬IPO兩個月后,開心麻花就中止了IPO申請,原因是“審查期間,為開心麻花出具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上市相關法律文件簽字律師之一,因個人發展需要從原律師事務所離職”。隨后的2017年10月,開心麻花恢復了IPO審查。直至去年3月,恢復IPO審查不足半年的開心麻花再度撤回IPO申請。

而2018年隨著《李茶的姑媽》上映后票房和口碑均遭遇滑鐵盧,開心麻花出品必是“爆款”的市場預期也被打破。

“電影業務對于開心麻花業績的波動影響很大,目前電影市場變化很快,對于產量有限的小電影工作室,其實短期內的不確定性也較大,而且開心麻花的影視產品以喜劇為主,題材相對單一。”倪爽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

根據中國文化產業投資基金去年10月的轉讓底價,開心麻花的估值大約在54億元,兩年半時間只增長了4億元。而如果以此次摘牌的股份回購價底價(每股凈資產價值)計算,開心麻花截至2018年上半年的每股凈資產價值2.41元,以3.6億的總股本計算,估值大約不到9億元。

摘牌后開心麻花將何去何從?有不愿具名的分析師對記者稱,開心麻花重啟IPO并不容易,除業績上的壓力外,現在政策方面的壓力。

“如果有更大發展目標的話,開心麻花需要引入新的戰略伙伴,擴充業態,提升業績增長的穩定性。”倪爽表示。

相關閱讀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 20选5开奖结果74期 贵州11选五复式对照表 秒速时时是官方的吗 31选7明细开奖 吉林时时开奖纪录 广东省福利彩票发行中心在哪里 天津时时20选7开奖结果记录 体彩河南泳坛夺金玩法 江西时时10分钟走势 北京快乐8漏洞补丁